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首页 > 五分六合官网 >

掌前尘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庄嵘景泱) 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2019-04-05 13:01:11编辑:路人甲

主角是庄嵘景泱的小说叫做《掌前尘》,它的作者是月龙暮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公元1752年,清乾隆十七年。天色昏暗,月浓风骤。榻上有一个沉疴在卧的少年竭力安抚着身边正在为之伤心难过的人,只见那少年素面布衣,消瘦清癯,轻抚着比他年长许多的男子的手,艰难地转动着喉结。"先生不要难...

掌前尘

推荐指数:10分

《掌前尘》在线阅读

《掌前尘》 第一章 藏灵诗(上):放下方能自在,而你却选择了不自在。 免费试读

公元1752年,清乾隆十七年。

天色昏暗,月浓风骤。

榻上有一个沉疴在卧的少年竭力安抚着身边正在为之伤心难过的人,只见那少年素面布衣,消瘦清癯,轻抚着比他年长许多的男子的手,艰难地转动着喉结。

"先生不要难过了,人总有一死,凤儿只是不小心走在了先生的前头。"

那男子深深地看着少年,眼眶里有说不出的悲情和苍凉,化作了眼泪流淌脸颊。

"先生,只可惜,只可惜……"

话音未完,少年身体一震,病逝了。

男子悲怆满目,久久还握着少年的手,只是他手心的温度已渐渐转凉。

只可惜什么?

男子再也听不到。

庄嵘在打坐中突然惊醒,景泱见他神色怪异,忙凑上前关心,"怎么了老庄?你观想到了什么?"

庄嵘神色恢复平静,"我以为这次会观想到客户的一些因果,没想到却是关于你的前世。"

"我的前世?你那么多客户都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前世因果,可是你好像一直都没说过关于我的前世,你给我说说呗。"景泱直接跪坐在庄嵘旁边的灰色毯子上。

"也不是什么大事,应该就是你接下来要面对的因果,你要是累了就先睡,我再十五分钟就好。"也没看景泱,庄嵘说完就闭上双眼继续打坐了。

景泱叹了口气,想知道却又不让知道,心里不舒坦。

在繁华的市中心,有一座与Destiny接连的小洋房,虽然在庄嵘业余时间已经忙得够呛,可是一到夜间就开始进出各种人或非人的客户,已经让头脑简单的景泱忘记帮庄嵘处理过多少案件。

本来他正瘫软在沙发上,半睁眼地瞅着正在边上打坐的庄嵘,只是突然看到他似乎在禅定时候看到些什么,不由地担心他的状态,而且觉得他很厉害,白天出去打工,业余还要帮客户处理问题,不是看风水看相,就是捉鬼捉妖,这么忙就算了,而且都已经是个快四十岁的中年人,为什么他的脸可以那么白皙明净,精神面貌可以那么纯真无邪,感觉岁月从未在他的皮相上留下任何痕迹。

相反,自己已经累趴了,景泱干脆躺在毯子上,伸手到茶几上拿起一面镜子,躺着照了照眼角的细纹,忽然有些愠怒,明明才二十出头,为什么视觉年龄已经和庄嵘不相上下?

想想也觉得可气!

他颓然地放下镜子,无神地侧过身瞅了瞅还在打坐的庄嵘,仰头见茶几上香炉里的檀香快烧完了,就又转过身伸手把香炉和旁边的檀香粉拿下来,往里添加了檀香粉,很快,香又如篆书般缭绕升腾。

景泱身子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毯子,就这么像一只懒洋洋的猫那样辗转反侧般挪来挪去,也不怕打扰到庄嵘的入定,渐渐地,他趴在庄嵘旁边睡着了。

庄嵘自然是感觉到他在旁边的动静,打坐完就起身越过他去洗澡了,只是回来看到景泱还在睡,不禁弯腰拍了拍他,"回房睡,不要睡外面。"

景泱睡眼惺忪地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跟着他进房,还打了个哈欠,"你明天几点起啊?"

"下午的班,我得睡个懒觉。"

"嗯"了一声,景泱就化成了一缕烟,窜进了床上一只粉红色的猫娃娃里,庄嵘关了灯,钻进被窝,顺手搭着猫娃娃,才安心入眠。

第二天清晨,庄嵘醒来的时候,怀里的猫娃娃已经没有了景泱的元神,随手就把猫娃娃甩到一边,"一听说我下午班就没影了,等你回来看我不收拾你!"

洗漱完后,庄嵘悠然地坐在餐桌旁看手机,忽然一道红气穿门而进直奔庄嵘身边,庄嵘警惕地抬头瞥着那红气,只见那红气竟然慢慢变得温和起来,不再张扬跋扈,庄嵘见她放下了嚣张戾气,便也放松了起来。

"你为什么还不肯投胎?"庄嵘放下了手机,淡淡地问。

那红气瞬间幻化成一个古代着装的绝色女子,女子身穿红衣素纱,头上的发髻上只戴着一支银簪子,坐在他身边,望着他的眼神深情温婉,"因为我想一直陪着你。"

庄嵘思绪平静,"一万多年了,你不该再与我纠缠了。"

女子闻言凄哀地动了动身子,发上银簪子垂垂的几缕流苏发出轻微的窸窣声,仿佛也在为主人着急,"那他呢?你为了他竟然一直在人间轮回,他也与你有一万多年的因缘,而且他现在半人半鬼,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

"因为你带着情爱欲望,带着嫉妒,带着一切情爱的附属情绪,可我跟他之间只有情,没有欲。"

女子凄然地冷笑一声,"你别忘了是他的前世害你亡国的,你还敢说他对你有情?"

"亡国,只能说是国家气数已尽,他的前世开创了一个新的国度,拯救了世人也拯救了我,若非是他,何来后世的泱泱大国?"

女子不屑地笑笑,"所以你给他取名泱,寓意他拥戴新君另立他国之意?"

"你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我悉数告知于你。"

女子眉眼低垂,"不必了,很多事情我都能感应到,人死后的智商比生前要高出二十倍之多,你对他什么样的感情,不用你说,我自然能明白,只是既然我不能跟着你,我何不跟在他身边,破坏你们之前所谓的无欲之情?"

庄嵘眼眸因一丝担忧地颤了下,"你动不了他,经过昨夜一事,我师父太上老君派了两个护法给他。"

女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知道你如此护他吗?"

"他不需要知道。"庄嵘正眼看到她娇艳的容颜泛起了失落和难过,他站了起身,"所以你不用去找他的麻烦,如果你想走,我会想办法送你走。"

女子眸中隐隐含泪,语气轻柔却又带着不舍,"我知道你如今法力高强,我硬是留在你身边已经不可能了,只是在我走之前,你能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吗?"

庄嵘静静地望着她,"你说吧,只要我力所能及……"

女子站到他跟前,"你能抱着我再唤我一声琬儿吗?像以前一样。"

庄嵘在她眼中已经看不见深情的尽头,唯一被感染到了,只剩下哀求,他不禁轻轻拥她入怀,她体温冰凉,庄嵘艰难地唤了一声,"琬儿。"只闻怀中女子突然哭了起来,身体轻微的颤动使他似是想起久远的记忆,颤颤的流苏紧贴着他的脸,与女子一样冰凉的温度渐渐被他的体温融合,手中抱她的力度不由加大,从心地喊了一声,"琬儿!"

"我还会再回来的。"

女子说完便化作红烟消失在景泱开门的瞬间,怀中空了一人,庄嵘怔怔地站在原地。

景泱也定定地站在玄关处看着他,只见他眼眶泛红地回过头,看着景泱讶异的神情,开口就问:"你听到了多少?"

景泱眼眸幽微地闪烁,"只听到了你在叫谁的名字。"

庄嵘神色似是放松了下来,见景泱穿得时尚帅气,"你去哪里了?"

景泱坐在刚刚女子坐过的椅子上,"和薛迎出去看了场电影吃了个饭而已,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朋友。"

庄嵘本想点头,可是忽然一阵晕眩,他急忙扶住桌子,却还是重心不稳,景泱见状才站起身想要扶他,他就已经瘫软地倒在景泱怀里了。

午后阳光缓缓从窗口照射进来,景泱拉上了窗帘,回头看了看正在焚香的烟气,又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目光才又回到躺在床上的庄嵘身上。

景泱担忧地去摸了摸他的脸,"你怎么回事?说了你不要那么累偏不听。"

庄嵘鼻子深深呼出气来,他握住景泱的手,才慢慢睁开双眼,"我休息好了,要去上班了。"

"上什么班!"景泱按下他起身的动势,"你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了,又上班又捉鬼还被前世的女鬼纠缠!"

庄嵘呆呆看着他,"你到底听到了多少……"

景泱转过身,"你的图书馆我去帮你看着,你给我好好休息。"

"不行,"庄嵘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懂怎么操作……"

景泱瞥着他,"有什么难的?不懂我就问人!"

庄嵘实在很累,又闭上了眼睛,"你晚上十点前记得回来,不然……"

"行了行了,你管好自己吧!"

景泱头也不回地拿上外套就离开了,庄嵘又睁开眼睛,翻了个身,看到枕边那只粉红色的猫娃娃正对着自己,猫的眼睛笑成一条线,没好气地把它的脸拨开。

倏忽间,一阵雾气氤氲,庄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见四围帐幔飘摇,隐约见到雾气随风飘散之时有几个人影,他缓缓走过去,想要看清那几个人的样子。

两个风姿绰约的娇艳女子酥软着身子依靠在一个男子的怀里,画面旖旎艳丽,庄嵘看到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叫琬儿的女子,她正亲昵地在那男子耳畔低声送气,"如今君上已有我们琬琰姊妹二人,又何需什么国后,今晚继续留下来吧……"

庄嵘突然察觉身后有人,猛一转身,看到一个面目虽然素净清冷却藏不住脱俗灵动的女子,那女子的美不在皮相,而在风骨,那抹纤尘不染的魂骨是庄嵘即便过一万多年都忘不了的情动,被按压已久的情愫顷刻翻涌得让他不知所措。

"妺儿……?"庄嵘忍不住轻声唤道。

可惜,犹如身处幻境之中,那个被他唤作妺儿的女子听不到他的呼唤,也看不见他,只冷然悲伤地甩袖离开,庄嵘急切得想伸手触及却如同戳破了梦境,瞬间回到现实。

透过模糊的视线和昏暗的天色看着天花板,才知道刚刚做了个梦,梦里正是确切发生过的,他的前世。

景泱帮忙代班的图书馆就在Destiny的对面,因饭点时间而客流变少,景泱悠闲地玩着手机游戏,一旁的同事暮暮看了看他,慢慢靠着椅子滑动到他旁边。

"以前你老在这里等嵘哥下班,现在你倒是直接就来上班,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景泱抬眸见她一脸好奇,不禁笑道:"你跟他才是同事,怎么不问他问我呀?"

"因为他不正面回答我。"

"嗯……"景泱故作深沉地回答,"我们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语毕,一个眉清目秀的俊雅男子缓缓而至,景泱下意识抬眼看他,"薛迎?"立即放下手机笑着站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薛迎眸中温情,靠近他小声说,"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专门挑了饭点的时间,够意思吧?"

景泱搔搔头,"我工作的地方可不是这里,我是来代班的。"

"你忙完了吗?咱去吃个饭?"

景泱面有难色,"这是擅离职守吧?算了咱下次再约好了。"

"也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或许去对面喝咖啡也行。"

暮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了你们快走吧,两个美男子在我面前撒狗粮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薛迎干脆搭着景泱的肩,"我们走吧,不要虐我们的小妹妹了。"

夜色慢慢降临,两人走在大街上,景泱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看了看手机时间,七点半,薛迎见他似乎心里有事,遂问道:"你在等电话吗?"

景泱摇摇头把手机放好,"没事,就喝咖啡够吗?要不要吃点日料?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还挺不错的。"

"那就去那家。"薛迎无意中碰到了景泱的手,惊颤了下,"你的手怎么那么凉?这天也不是很冷。"

景泱忙把双手紧握了起来,干笑了下,"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多半是落下的病根。"

"手给我。"

"啊?"

薛迎把他的手紧紧握住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帮你暖这段路,好让你以后经过这里的时候都能想起我。"

景泱怔愣得被他握了好几步,才想起来要惊讶,吓得赶紧把手抽出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一脸认真的薛迎,而后尴尬得哈哈笑了起来,还给了他肩膀一拳,"你小子该不会是喜欢我吧?我可不喜欢男的啊……"

薛迎面对他的反应又好笑又无奈,他掏出手机亮出壁纸,"你想多了,这是我女朋友。"

景泱尴尬的神色未变,忙干笑了几声,"误会误会……要不你打我一下。"

"为什么要打你?"

"我家老庄说了,我打了你一下,你下辈子要讨我要回来这一拳的。"

薛迎似笑非笑,"这是什么理论?那难道不能是我上辈子就欠你一拳,这辈子你讨我要来了?所以我们这辈子交好,又是上辈子的因缘所致?"

景泱有点懵,"似乎有点道理啊……"

"你家老庄是谁?"

"是……大概是室友之类的吧。"

"那你们都有那么深的缘分能当室友了,前世一定是情侣吧?"

"**什么鬼!呸呸呸!"景泱反应激烈地对着薛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路上两人玩闹的动作篇幅太大,景泱的手机震动都没有感觉到,直到他们坐下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景泱才想起来看时间,一打开手机,才发现有庄嵘的未接来电和信息。

【你在哪里?】

【记得十点前回来。】

景泱马上打字回复了三条:

【快了,我在外面吃饭。】

【我待会直接回家。】

【你好点了吗?】

"我去下洗手间。"薛迎见他玩起手机,就小声地说。

景泱点点头继续看手机等回复,突然薛迎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来电头像是刚刚他说的女朋友,景泱热心地拿起来就接听。

"喂?薛迎女朋友?"

那边愣了两秒,"什么女朋友,我是他妹妹。"

轮到景泱讶然了,"什、什么……?哦不好意思,他上洗手间去了,他回来了我让他打给你?"

"不用了,我妈让我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要不要给他留点吃的,刚给他发信息也没回。"

"哦……快了快了,我跟他在吃饭来着,快结束了。"

景泱放下了他的手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再看自己的手机,并没有庄嵘的回复,隐隐觉得他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身后似乎又有熟悉的气流靠近,景泱眼角稍稍瞥了瞥,闭上眼用心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老是跟着我和庄嵘?"

琬儿只闻其声,"你果然不记得我。"

"我应该记得你吗?"

"庄嵘可是过了一万多年都还记得我呢……"

景泱想起今天在家里看到的那一幕,其实他全部都听到了,只是没有问清楚庄嵘事情的原委,因为他知道只要时机未到庄嵘都不会说的。

思及此,景泱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睁开眼睛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看到薛迎已经回来了,还一脸好笑的表情问他,"你这是怎么了?闭目养神吗?"

景泱偏头去感应那女子还在不在,随口答道:"是啊有点困了,我们走吧,你妹妹刚刚还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薛迎知道景泱已经知道他在说谎,面上倒也没有什么尴尬之色,"好,我们改天再约。"

在回家的路上,景泱感应到琬儿还没走,为了了解他不知道的真相只好一直用意念和她对话。

"你到底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事情是老庄解决不了的吗?"

琬儿化身为女子与他并肩走着,"他不在意我,或许一直跟着你,他就能看我一眼。"

景泱侧脸看她长得美艳,发上的银簪子垂下的流苏在行走间晃动得让他一时有点失神,只感觉到她前世和庄嵘应该有深刻的缘分,而自己和她似乎也有点熟悉感,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

"你和她是什么前世因缘?或许我也能帮你?"

琬儿冷笑了下,"你连自己都帮不了,又怎么帮我?"

"什么?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薛迎,你感觉不到他很奇怪吗?"

"确实有点怪,以前都不是这种画风,难道他真的喜欢我?"

琬儿哼笑一声,"他不喜欢你,他身上有东西喜欢你。"

"他身上有东西?"

"你跟在庄嵘身边那么多年,这点本领都没学到?"

景泱有些恍然,"我也没怎么在意这些,你给我说说他身上是什么东西?"

琬儿递给他一块她一直握在手心的玉,"你帮我把这个东西交给庄嵘,这是他前世亲手刻了字送给他最宠爱的妾,然后我就告诉你薛迎身上的东西是什么。"

觉得她语气有点高傲并且宣示些什么的意味,景泱愣愣接过,玉石洁白温润,上面还刻了一个类似篆体的文字,他看不懂,却感觉到这块玉石仿佛承载着一段感情,一段历史。

只是玉石上面还有一条很大的裂痕,当他想问那个是什么字的时候,琬儿就消失了,原来他已经走到了家门口,庄嵘正板着脸站在门外等他。

景泱赶紧上前跟他进屋,"你怎么到外面来了,身体没事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要是再晚一点……"话音未完,景泱就把玉石塞到庄嵘手里,庄嵘看着手里的玉石,眼里的平静瞬间被惊讶晕染,"她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说,就让我交给你。"景泱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见他握着玉石表情有点凝重,很好奇他和那个女子的过往,小心又小声地问,"你们之间怎么了?她这么来追着你,你前世吃干抹净就把人家给甩啦?"

庄嵘不想搭理他,转身走进卧室就把玉石收起来了,景泱想好奇八卦无果,突然想起刚刚被薛迎牵手的动作,他看着自己冰凉的手,竟然有些难以言明的失落。

景泱一边摸着自己的脸和脖子感受体温,一边进入卧室,看到已经上床准备睡觉的庄嵘,就顺势也爬了上去,庄嵘顿住了手中盖被的动作,皱起眉疑惑地看着他。

"你上来干什么?"

景泱却神色淡然地抬手握着他的手腕,手指触及之处刚好是他脉搏之处,忽然间感受到了他几乎难以察觉的一丝凌乱脉跳,抬眼见庄嵘正死死瞪着自己,景泱不禁愣愣地问,"你不觉得冷吗?"

庄嵘严肃地回答,"觉得,所以呢?"

景泱倏地把手收回来,"原来真的很冷啊?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体温和凡人还是有区别的。"

庄嵘看他又懊恼又难过,不禁舒展了眉头,"你是平时跟人太少接触了吧?被人碰到身体了吗?"

"就是今晚跟我一起吃饭的那个朋友,突然摸到我的手了,他还握着我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他喜欢我呢!"

庄嵘抓起景泱的手腕去感应他今天发生的事,景泱怔怔地看着他在闭眼感应,庄嵘从画面里面看到握着景泱手的人并不是薛迎,而是一个灵体,那个灵体的面貌还和他之前打坐时观想到的那个垂死的古代少年很像。

庄嵘睁开眼睛的同时也放开了景泱的手,语气平淡又冷静,"他会再来找你的。"

"你看到了什么?"

"你和他前世有过一段比较深刻的感情。"

"什么!?你说我跟他……"景泱一个激动就想起来,身体却在倏忽间绵软地跌在庄嵘的身边,虚弱地想要绕过庄嵘去拿他枕边的猫娃娃,"我的时间到了……你帮我……"

庄嵘立即拿起猫娃娃,对着景泱单手做了个手印,景泱瞬间变成了一缕烟飘然进入了娃娃的身体里,庄嵘放松了神色,双手捧着猫娃娃不免责怪了起来,"说了让你不要那么晚,老不听。"

景泱的声音从猫娃娃里透出来,"谢谢老庄,我先睡会儿。"

景泱醒来的时候庄嵘已经去图书馆上班了,暮暮一见薛迎走了过来,马上惊喜地笑了笑,"来找景泱吗?他今天应该不来哦……"

薛迎似乎有些茫然,"不是,我是来帮我外甥开个借书卡的,景泱在这里上班?"

闻言,暮暮呆呆地看着他,仿佛和昨天的薛迎不是一个人,感觉他是不是失忆了。

庄嵘抬眼去看薛迎,"你们昨天没在一起吗?"

薛迎愣愣地回答,"昨天,我好像没见他吧?"

暮暮和庄嵘对了对眼,似乎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就马上岔开了话题,"那我来帮你办卡。"

庄嵘定定地看着薛迎办开卡手续,想透过他看他身上或者背后的东西,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直到他离开后,暮暮才小声对庄嵘说,"这人有点奇怪,昨晚明明很活泼搂着景泱就出去吃饭了,怎么今天有点翻脸不认人了?"

"老庄!"庄嵘还在想这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景泱就急忙走进来压着自己的声线小吼一声,一见到庄嵘就拉着他问,"你昨晚说的赶紧说下去,憋了我一晚太难受了!"

暮暮见他动作太大,急忙伸手想要稳住他的情绪,庄嵘已经按住了景泱的双肩,"你别手舞足蹈,这是图书馆你冷静点。"

暮暮也八卦地凑过去问,"景泱,你刚刚没有碰到你那个男朋友吗?"

"什么男朋友?"

"昨晚拉着你一起出去吃饭的那个啊,刚刚来办卡了。"

"啊?"景泱迅速向外张望了下,"我还真没看到他欸!怎么了?"

庄嵘把他拉回来,"你再约他出来吃饭。"

"他身上真有东西?"

"谁告诉你他身上有东西的?"

景泱直接凑到他耳边送气,"你那个前世的爱妾啊!琬儿!"

庄嵘用手肘关节把他的脖子固定将他整个人与自己的距离拉近,"你到底听到了多少,她后来找过你是吗?"

景泱怔忡了下,本来就是隔着一张办公桌附身和庄嵘说话,还被庄嵘拉低身子搞得动静那么大,一下子觉得和庄嵘的距离太近了,下意识瞄到了在一旁偷笑的暮暮,"老庄你不要将我塑造成男女通杀的形象好不好,我在咱家暮暮面前已经变成基佬了。"

"那你就告诉我她跟你说什么了!"

景泱挣脱开来,就把昨天晚上琬儿跟着她的情况都告诉庄嵘了,见他神情有些凝肃,不禁小心问道:"她说对了吗?薛迎身上有东西喜欢我?"

庄嵘摇摇头,"我不确定,所以我才让你再约他出来我看看。"

"那万一我约到的是正常的薛迎怎么办?"

"你只要约他下午四点后见就行了。"

掌前尘

五分六合网址

作者:月龙暮雪类型:耽美状态:已完结

《掌前尘》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

五分六合计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