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掌前尘》庄嵘景泱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时间:2019-04-05 13:01:22编辑:冷残影

小说主人公是庄嵘景泱的书名叫《掌前尘》,是作者月龙暮雪创作的同人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元前609年,春秋楚国庄王五年。楚国大夫苏从被宫人姜禹引进楚庄王寝殿,见到他榻边依旧挂着一把拂尘,不禁若有所思,"现在朝政已回到大王手中,就不要闷闷不乐了。"楚庄王斟了一爵酒一饮而尽,喟然道:"朝政...

掌前尘

推荐指数:10分

《掌前尘》在线阅读

《掌前尘》 第五章 史册之约3:“我不想再失去你” 免费试读

公元前609年,春秋楚国庄王五年。

楚国大夫苏从被宫人姜禹引进楚庄王寝殿,见到他榻边依旧挂着一把拂尘,不禁若有所思,"现在朝政已回到大王手中,就不要闷闷不乐了。"

楚庄王斟了一爵酒一饮而尽,喟然道:"朝政已经不成问题了,现在该烦闷子嗣的问题了,后宫姬妾就那么几个人,实在想不到谁有贤德能成为王后。"

苏从神色一凛,往身后之人使了使眼色,一个端庄女子便盈盈上前为楚庄王斟酒,苏从笑了笑,"大王已经很久没有去狩猎了,要不要去散散心?"

楚庄王似乎想起些什么,眼前的女子却柔声道:"山中灵兽众多,大王还是不要随意杀生为好。"

楚庄王疑惑地看着她,"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小名樊儿。"言毕便从苏从手中接过食鼎,轻轻摆在楚庄王面前。

"樊儿?"楚庄王见那食鼎里的葡萄还泛着丝丝冰鲜过的雾气,蓦地定眼看她,仿佛能从她脸上看见当旧人的影子,许久才愣道:"苏大夫,你是何用意啊?"

苏从抿嘴一笑,意味不明道:"大王不肯放过这节拂尘,用意不言而喻。"

楚庄王顿生薄怒,"荒谬!若无他,寡人现如今都还只是个傀儡,寡人视他为知己挚友,他身上有凡人所没有的灵性和品德,又岂容凡人轻言玷污。"

苏从立即垂首,面有难色道:"下官惶恐,只是大王近日苦恼后嗣之事,若非贤德之后诞下嫡长子,国本不稳情况之下,又有先君前车之鉴,朝臣也非常担忧,还望大王覆辙勿蹈,三思而行。"

楚庄王蹙眉不语了良久,才向外唤道:"内史何在?"

顷刻,内史祈绍上前,"大王有何要事?"

"你去给后宫众姬妾拟一份诏书,让她们在三日之内准备一份礼物给寡人,最知道寡人需要什么的,便册封为正宫夫人,寡人的王后。"楚庄王看向那女子,"也包括你。"

苏从松了口气,脸色也有些欣慰。

三日之期一到,后宫众姬妾都争先献出了礼物,而那女子却两手空空,楚庄王奇怪道:"你为何没有准备礼物?"

那女子不卑不亢,轻描淡写道:"妾想请大王听妾一言,大王说过送礼物须是目前大王最需要的,大王眼前需要什么呢?除了立一位正品夫人外,难道有比这更重要的吗?"

楚庄王竟哑口无言,愣愣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当日樊儿对他的进谏,恍惚间不禁苦涩一笑,"也罢,或许是命中注定,既然你叫樊儿,那便就叫樊儿吧,只是想到当日曾许诺要与他的名字一同记入史册,如今,已物是人非……内史,拟诏吧。"

苏从在不远处看见此景,替楚庄王感到高兴,抬首望天,不禁把记忆中的画面拉回一年前。

那个时候楚庄王正亲征庸国,樊儿找到他,并给他带来一个女子,一见面便跪下诚恳道:"苏大夫,之前大王多次要我襄助他治国,只是我时日无多无法帮他,这个女子体内将会有我输送的一缕元神,她可助大王成就千秋霸业、名垂千古,望苏大夫成全!"

庄嵘在打坐观想中,闪过了江慕和凌泷的前世,只是他觉得有些不对,他感觉真正的樊儿已经永远留在了楚国,而现在的凌泷只不过是江慕强留的一个残影。

景泱直接把郑斯斯叫到庄嵘家里去聊,郑斯斯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燃着檀香,神坛上还供奉着几尊神像,而且还留意到屋内很多日用品都是成双成对,可是却只有一间房,房里还是一张大床。

郑斯斯不禁笑出了声,"感觉进你们家像进了寺庙一样,可是你们就一张床,平时是睡一起吗?"

景泱不以为意地答道:"对啊,怎么了?"

郑斯斯突然笑得诡异,"果然如此啊……"

"什么果然如此?"

庄嵘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你别听他瞎说,他一上床我就把他赶下去的。"

"那床你睡他睡哪?"郑斯斯看了看床下的地板和整洁的沙发,丝毫没有躺过的痕迹,反而床上却有两个枕头。

景泱愣了下,偷瞄了卧室里床上的那只猫娃娃,又闪烁着目光把视线挪回来,"睡一起就睡一起呗,两个大男人有啥?"

郑斯斯翘起了二郎腿,调整了个比较慵懒的姿势,"说吧,你们要谈什么?"

庄嵘坐在她的对面,显得端庄而严肃,"其实我们想占用你一点时间问问你工作领域的专业问题。"

郑斯斯笑了下,"你们想要咨询什么吗?我虽然还不够格单独作为咨询师进行面谈,可是这种性质可是要收费的哦。"

"关于你的弟弟凌泷你也要收费吗?"

郑斯斯滞然地看着他们,"他出什么问题了吗?"

"本来为客户保密是我的职业道德,可是现在我请教你,也与你弟弟有关,我们就打破常规,不对你有所隐瞒了。"

檀香粉加了两回,空气也忽然凝结得有些寂静,郑斯斯愣愣看着他们,直到听庄嵘讲完所有事情的原委,从前世到今生,包括林雅诺的问题都详细讲了一遍,都还没回过神来。

"这……有点奇妙了……"

景泱盯着她问,"你相信吗?这么神奇的事情。"

郑斯斯渐渐消化了庄嵘的话,"说实话,国内其他心理学咨询师和治疗师我不敢肯定,可是我在美国的老师专门为我们开设了一门有关轮回转世的议论课题,所有学生都去做了前世回溯的催眠体验,包括我。"

景泱高兴地拍了拍庄嵘的手臂,"咱真是没找错人,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郑斯斯认真地分析,"其实吧,你们一直在纠结今生的江慕写出这个故事,是对凌泷有没有爱情的成分,我觉得是有的。"

景泱惊讶地和庄嵘对了对眼,"怎么说?"

"不管这个楚庄王知不知道樊姬拥有樊儿的元神,可是江慕却把这个表达成了与楚庄王相伴一生的人是樊儿的元神,试想一下,把元神投射到与其相伴一生之人,你们能说他不是爱情吗?"

庄嵘沉思了下,"如果是这样,那么早在楚庄王时期,他对樊儿就已经是爱情了,否则哪来的江慕投射角色?"

郑斯斯也没有否认这个观点,"所以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庄嵘拿出手机,翻了相册找出江慕和凌泷的一些合照给她,"以你的专业水平,能看出来他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吗?"

郑斯斯仔细看着他们的照片,有戏外的花絮照和剧照,"静态图看不出来什么,有视频吗?"

"开机发布会好像有,之前林雅诺发过给我,我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没管了。"庄嵘直接坐到郑斯斯旁边帮她调出视频,"你看这个,主持人让他们玩游戏,输了就公主抱,不过我看着还好,应该就是卖腐。"

郑斯斯认真地看着手机里的片段,突然看到一个地方又回看了几遍,庄嵘在旁边静心等她的分析结果,景泱倒是已经无聊到抓香玩了,庄嵘抬眼瞥了瞥他,不小心的一个对视,庄嵘看到他眼里透着一丝哀怨,只是尚未思考是什么意思,郑斯斯似乎在视频里发现了什么,突然坐得比较正经。

经纪人阿南把凌泷的身子硬拉着转到一旁的楼梯间,给他戴上帽子和墨镜口罩,再从一个大袋子里拿出一件大衣。

"还好我给你带了大衣,刚好今天又降温了。"

凌泷把他的手按了下来,"阿南,我想进去看看。"

阿南忙抓着他的肩,"别添乱了,病房前有几个记者蹲着,医院门口也有不少,江慕的老婆孩子都来了,你不想再引起骚动就赶紧乖乖回家。我的车在停车场,阿彬会送你先回家,剧组那边估计得延后拍摄了,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凌泷失落地朝江慕的病房看去,就被阿南拉着离开了。

把凌泷送上车后,阿南就急忙跑回去江慕那边处理媒体的事情,凌泷眼里担忧和难过渐渐让他心慌。

"阿彬停车,回头阿南问起你就说你把我安全送回家了。"

在阿彬的怔然之下,凌泷下车头也不回地回到医院。

江慕躺在病床上,肩、脖子、头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尤其是肩上刚缝针后被长长的纱布缠着,让林雅诺触目惊心,她一直捂着嘴巴流着泪,未发一语。

"好了,我没事,没有割伤大动脉,也没有毁容,不要吓着女儿了。"

林雅诺用手擦了擦泪,"你好好休息,等晚点记者都走了我再来看你。"

江慕微微点了点头,阿南就把她们送走了。

闭上眼睛,这难得的片刻宁静,没有聚光灯、没有记者、没有拍摄、没有任何人,只有自己,竟然让江慕觉得如此珍贵,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过独自一人的时光了。

只是突然间,心里想起了一个人,他又睁开了双眼,听到门被轻轻打开,他看到一个戴着墨镜口罩的男子走到他身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个样子,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凌泷把墨镜口罩都摘下来,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才轻轻地开口,"疼吗?"

"麻药过了当然疼。"

凌泷面上才渐渐难过了起来,他伸手去握住江慕的手,"要不是我……"

江慕用力攥紧他的手,"要不是你,受伤的也是我。"

"你刚刚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这两个人的气场都自成一国了,你看这里,这公主抱之后,江慕放下了凌泷,虽然一直扶着他直到他站稳是礼貌性的举动,可是从肩到手臂一直滑到后腰才离开凌泷的身体,再熟悉的人若是没有情欲,是不会这样带着流连缠绵的动机的。"

景泱也凑了过去,"这动作太快了,再倒回去看看。"

"你们两个可以试一下这个动作,看你们是什么感觉。"

景泱朗声地笑着看向庄嵘,"好难得的临床体验啊!来我们试试看!"

庄嵘和景泱站在郑斯斯面前,像学生一样受她指导,庄嵘从景泱的手臂力度轻软地扫到他的后腰,景泱立即打了个冷颤缩了缩,惹得郑斯斯笑得开心。

"太痒了!这个动作意味也太深了,我现在全身都不舒服!你家凌泷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是触觉迟钝吗!"

郑斯斯平复了笑意后,认真回答,"因为已经习惯了,这是他们平时惯有的相处模式之一,你换个人这样摸凌泷,看他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庄嵘感叹了下,"真是高深。"

郑斯斯倒是有一丝失望,"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呢,一个动作就试出了另一个结果。"

庄嵘和景泱同时愕然,极快又极明显的闪瞬而过的不自然被郑斯斯尽收眼底,她意犹未尽又满意地暗笑了下。

景泱岔开了话题,"对了那个视频,江慕受伤的那个视频,应该可以看出些端倪。"

庄嵘马上搜了出来给郑斯斯看,郑斯斯认真看了几分钟,只是新闻片段几乎都是凌泷冲上去搂着江慕,然后又被江慕抱着挪开身子的那一幕,直到出现另一个角度的版本,郑斯斯突然惊奇地问:"你们看江慕抱着凌泷的时候,在他耳边讲了几个字,你们在现场有注意到他讲的什么吗?"

景泱凑过去看,"这也太难了,老庄你懂唇语吗?"

庄嵘也皱起眉,"照着他的口型来试试念出来。"

三个人对着江慕的口型一句一句从气声慢慢念出声,最后异口同声形成了一句话,"'我不想再失去你'……?"

凌泷惶惶地重复江慕在受伤时在他耳边细语的一句话,"我不想再失去你……为什么你会突然说这句话?"

江慕骤然将眸中的惊讶锁在眼底,他微微颤抖了被凌泷握住的手,"我可能突然入戏太深了。"

凌泷有些失望,浅浅笑了笑,"哥演了那么多年的戏也会入戏太深,而且还是个小电影。"

江慕语气微凉,像绵绵细雨滑落,"尽量每个角色都投入,我也是这么教你的。"

凌泷揽住江慕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身体上,"哥教我的我都学会了,包括哥没教我的,我也学会了。"

江慕轻轻抚着他的脖子和脸颊,语气悲凉,"小情,你又跟哥撒娇了,这次我恐怕要躺个十天半个月了。"

凌泷鼻子一酸,"你没事就好,我再陪陪你吧?"

"雅诺可能还会过来,你先回家吧,我出院后再去找你。"

凌泷应了一声准备离开,却又忽然珍重爱惜地凝眸于他,慢慢地朝他唇上印上一吻,没想到凌泷有此举动,正当他离开他的唇的瞬间,江慕抬起手扶住他的后颈重新把他的头固定好,深情缠绵的吻辗转吸吮不断。

纠缠不休之下,凌泷却突然惊醒一般松开他,两人之间一丝黏腻的银线骤断,只见他湿了眼眶,"太迟了,哥,太迟了。"

说完,凌泷就站起身重新戴上口罩和墨镜离开了江慕的病房。

徒留江慕一人神伤,恍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掌前尘

掌前尘

作者:月龙暮雪类型:耽美状态:已完结

《掌前尘》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

小说详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