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掌前尘》庄嵘景泱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05 13:01:24编辑:红人館

完结小说《掌前尘》由月龙暮雪所编写的同人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庄嵘景泱,内容主要讲述:温润儒雅的书生莫恪陵在认真作画,身边一个绝尘脱俗的男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莫恪陵就已经把大致画了出来,男子凑过去一看,画中人白衣翩翩,淡静如水,单纯美好,轮廓竟有七八分与男子相像,一双...

掌前尘

推荐指数:10分

《掌前尘》在线阅读

《掌前尘》 第十三章 画狐报恩(上) 免费试读

温润儒雅的书生莫恪陵在认真作画,身边一个绝尘脱俗的男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莫恪陵就已经把大致画了出来,男子凑过去一看,画中人白衣翩翩,淡静如水,单纯美好,轮廓竟有七八分与男子相像,一双美目微微含情。

男子愣愣看着他,莫恪陵冲他幽幽一笑,眼中温柔缱绻,在画中空白处题上一句诗,男子再看过去,惶惑地念,"'若有相思意,同饮曲中醉'?"

午后阳光,旖旎风华,一对双人,堪比鹣鲽。

莫诩声从梦中醒来,阳光温暖地洒到他的面上,他侧过头去看旁边的人,一个年纪比他小几岁的可爱男生正挽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肩上睡得很安详。

拿过手边的手机,看到一条信息,是郑斯斯发来的。

【莫先生,您明天来诊所的时间需要提前预约,方便的话留个时间哦!】

莫诩声单手回复。

【好的,明天我下午两点过来。】

轻轻把手抽出来,莫诩声把他的身子小心地放在沙发上,走到书房里,拿出一个长匣子,打开里面的卷轴画,缓缓在书桌上铺开,里头除了落款的印章和一句诗,其他空白一片,原本应该在画里的人,已经被释放出来了。

莫诩声眉目有些淡然,重新把画收好,一转身就看到一个轻盈的身子在他跟前晃动,莫诩声默默一惊,只见那人帮他把长匣子收起来,俏皮地看着他。

"我都已经出来了,你还惦记着画里的什么呀?"

莫诩声眼角瞄了瞄放在一旁的白色古代衣服,抬手摸了摸那人的下巴,"我还是觉得你穿古装比较漂亮。"说完就亲了他的嘴一下。

桃蓁双目一瞪忙把他推开,"你不能这样!"

"为什么?"

"我不是人,你对我动情你会死的。"

心一寒,莫诩声眼神也不再温和,"那你就回你的画里,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蘧然转身就与他擦身而过。

桃蓁清澈如泉的眼眸忽然带着些许水光,黯然地望着莫诩声离去的背影,静静走出书房,见他在沙发上玩手机,神色平稳地坐在他身边。

莫诩声脸色冷漠,明显不想理会桃蓁,只顾着和不知道什么人发微信,忽然就点了语音直接和对方说,"亲爱的,今晚出来吃饭吧,这么久没见有点想你了。"

不一会儿,对方也传了一条语音过来,莫诩声故意放免提让桃蓁听到,"好啊没问题,七点老地方见吧。"

以为自己出去约会的是个温柔的女人能**到桃蓁,莫诩声却猜错了,桃蓁不仅若无其事地看了看他,还打开了电视看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随口说了句,"不要那么晚回来,过几天我会回去的。"

桃蓁的不在意反而更让莫诩声心中苦涩,像是被什么利器从心里刮过,眼目一酸,狠狠地抢过他手中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语气冷漠,"别看电视吵死了!"

桃蓁惶惑地抬眼看着他,眸中清淡水漾却透着一层薄薄的惊讶,莫诩声自知内心情愫翻涌,不敢和他直视,闪烁着眼神就回房了。

庄嵘在一个小男孩的头上稍一施法,景泱看到细微火光围绕着小男孩的脖子,然后又消散了,小男孩的妈妈紧张地看着,庄嵘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有一个前世杀了一条蛇,虽然那条蛇注定是要被他杀的,可是他杀死之后还制造了口业,这条蛇后来就一直跟着他缠着他的脖子向他要债,所以他上一世是个哑巴,这辈子自闭,不过还好他身边有他前世的妈妈在保护他,还不至于闹出人命。"

景泱看着那个只有四岁的可爱小男孩,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只是一直不说话,比较多动,眼里似乎没有任何生物,自娱自乐。

"现在我帮你们把蛇送走了,他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可以恢复过来。"

小男孩的妈妈激动地向庄嵘致谢,并且拿出手机就给庄嵘的账户上打钱,然后才牵着儿子离开了。

庄嵘长舒一口气,瞅了瞅景泱一眼,"你怎么全程那么安静?"

景泱帮他把红包收起来,懒懒地笑了下,"你这手受伤了都还能作法,佩服你。"

"我接下来还有个客户,你去帮我弄点吃的吧。"

"哦。"景泱不情愿地站起身,"对了,昨天那个狐仙是什么情况,需要你看什么?"

"狐仙旁边的那个男的,是斯斯的客户,他向斯斯咨询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钢铁直男,可是遇到这个狐仙之后觉得自己变弯了,不知道这是一时新鲜还是他确实是个双性恋。"

"还好他咨询的是斯斯,斯斯肯定让他遵从自己的内心,直接面对这份感情,要是问你肯定要拆散他们了。"

庄嵘无奈地觑着他,"你想事情不要那么缺根筋,斯斯只是拜托我让我帮忙看他们前世的因果,我不会给什么实质性的建议他们,搞不搞基那是他们这辈子的事。"

景泱眼色一亮,表情好奇,"所以说他们上辈子没有搞基?不过之前看他们照片看起来挺恩爱的,估计有可能哦……"

"看照片看不出来太具体的,如果有必要还是要看真人才能看出前因后果,不过那个狐狸既然是仙体,自然很多东西也不会让我去看到。"

景泱稍稍点了点头,才想起来要做东西给他吃,就马上去厨房帮他煮面,"那我下面给你吃啊!"

"景泱,你下面有蛋吗?"

景泱觉得这话有点不对,他探头出来盯着庄嵘,"我下面当然有蛋啊……你这怎么说话的……"

"你拿出来我看看有没有坏,我上次不小心吃了个坏的害我一直拉肚子。"

呆了一下,景泱唇边一缕干笑,"我还以为你说的什么蛋,我差点就把裤子脱了。"

庄嵘不想理他,坐在神坛前就开始打坐了。

忽然似是入定观想到什么,隐约看到有两个人在对话,他知道其中一个是他师父太上老君,另一个似乎在和太上老君讲些什么,庄嵘从他的形象看来应该是地府的官,头戴官帽,慈祥威严。

感应到他们在讨论那个狐仙的事情,庄嵘特意去听了下他们的具体谈话内容,从感应到的内容来看,莫诩声的前世确实认识狐仙,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带着一些遗憾和执念,轮回转世后这辈子又遇上了狐仙,可以说是再续前缘,只是狐仙的出现也是有原因的,否则不会连地府都会牵涉。

没有听得很完整,他们就结束了对话,直到闻到桌子上热腾腾的香气,庄嵘才起身走过去入座。

景泱已经习惯了只要需要庄嵘动手的动作都做他的双手帮他处理,夹起面喂到庄嵘嘴里,"脸色那么严肃,刚刚打坐看到什么了吗?"

庄嵘吃完一口,才慢慢回答,"和狐仙一起的那个男的,这辈子还是要继续磨练。"

"磨练什么?"

"他对狐仙是带着遗憾和执念转世的,他要是不喜欢狐仙就不会去问斯斯他是不是双性恋的问题了。"

景泱完全停下了喂他的动作,一脸好奇地问,"遗憾和执念?给我说说?"

"虽然他们像你说的那样再续前缘,只是我只感应到那男的这辈子是要发生什么事,所以狐仙才必须要出现,有可能是来还他前世的救命之恩,帮他处理一些事情。"

"确实挺浪漫的。"景泱想起来要继续喂他吃面。

庄嵘瞥着他,"你脑子里只要是两个男的除了情就是爱。"

景泱瞪圆了眼睛,"我说浪漫又没说是情爱,你自己想歪。"

庄嵘吃下一口,景泱见他嘴边沾了点蛋碎没舔干净,随手就抽出一张面纸替他擦嘴,庄嵘一个愕然,身体不觉向后退了几公分,景泱僵住了动作,顿生怒意并寒心地把面纸抓一团扔在桌上,庄嵘自知自己误会了他的动作,只好把面纸盒推到他面前,示意他再来一遍。

景泱冷冷瞪他一眼,"你这么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人。"说着又喂了他一口面,只是这一次有点粗鲁地将筷子捅到他嘴里,庄嵘似乎被捅到上颚,脑袋不禁一退,慢慢地咀嚼。

庄嵘才吃下去没多久,景泱又送来第二口,庄嵘用手臂按下他的动作,"好了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为什么最近说话语气都那么冲。"

"因为你恐同。"景泱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庄嵘沉沉地从鼻子里呼出气来,"不是我恐同,这当中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解释得清楚,其实我知道你支持同性恋的原因,你除了郑板桥的那个前世,还有前世都是和同性有过感情,所以你这辈子不会排斥,可是天理和伦理始终是不一样的。"

"所以你这是在排斥不排斥同性恋的我吗?"

庄嵘目光凝滞,很想苦口婆心给他解释,可是又不想说太多,"我怎么会排斥你,只是我想说不必什么事情都要往情爱去想,两个相爱的男人之间不一定只有情爱和情欲,也可以只有情义大爱,就像你我。"最后一句话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他的心早就已经不稳定了,只能尽可能平复动荡的心绪。

将情爱升华为情义大爱,景泱似乎被他濡染撼动了一点,暂时也不和他争论对同性恋支持与否的问题,"你有你的理论,我有我的观点,你也不用太教育我什么,反正我们迟早会分道扬镳,你修你的道,我做我的人,大家各不相欠。"

各不相欠……

这四个字清晰地剖在庄嵘的心上,一阵如同前世在脚上刻字般的刻骨之痛汹涌而至。

一瞬间的静默无言,只剩下景泱喂庄嵘吃面的声音。

好不容易熬到庄嵘吃完了,景泱端起碗筷进入厨房之前,轻轻地看着庄嵘,"你说那男的带着遗憾和执念转世才又遇到狐仙,那你以为我们相遇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以为你的爱妾和我的师父让我看到我和你的前世是单纯的情义大爱?没有经历何来升华?"

庄嵘在伤神中回过神来,景泱已经在厨房洗碗了,他极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是他心中已经波澜不断,不得不站在狂澜的最前端,他已经开始不明白他们两个要一直在一起的意义是什么了,只怕稍有不慎将会万劫不复。

他或许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许是知道了却不想去做,不想了结这一段缘。

半夜两点,桃蓁听到一阵烦闷的开门声,老半天才等到莫诩声把门打开,桃蓁马上从沙发上站起身,只见莫诩声眼神迷离,脚步轻浮,空气中还弥漫酒气夹杂着浓郁香水味的气味,桃蓁顿感不适地捂了捂鼻子,也没上前扶他,见他缓慢地走近自己。

莫诩声眼睛有些失焦,定定望着桃蓁,似乎想要扑到他身上的时候,桃蓁一个闪开,莫诩声面朝下重重地倒在沙发上。

桃蓁有些茫然地看着他,觉得他这么头朝下地睡不好,只好蹲下帮他翻了个身,只是他一身酒气和香气实在是难闻,桃蓁又立即站起身跑去洗手间替他沾湿毛巾来擦脸。

顺道解开他的衣服和裤子,让他舒服地躺着,空气中难闻的味道散去了些,桃蓁也有些习惯了这个味道,渐渐不觉得难受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桃蓁坐在一旁用手支着颞颥也昏昏欲睡进入了浅眠阶段。

雪后初霁,幔帐飘摇。

躺在榻上年老病重的莫恪陵看着床边的人正伤心难过,不禁艰难地笑了笑。

"别难过了,人总有一死,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遇到会老死离你而去的凡人。"

桃蓁伤心更甚,语气坚决,"若有下辈子,我不会再看着你死在我前面。"

莫恪陵苍凉地叹气,"你又何必与我再度纠缠呢?你换个角度来想,若有下辈子你比我先死,我岂不是会怨恨你一生……"

"我不管,我的命本来就是你救的,若有下辈子,我定还你恩情!"

"你陪了我一辈子,恩情早就还了。"

桃蓁低着头语气酸楚念叨着,"不够,这根本就不够……"

恍若耗尽最后一丝元气,莫恪陵虚弱道:"若你对我无情,下辈子,还是不要见了……"

若你对我无情……

似是有回音般一直在耳边回荡不绝。

莫诩声稍稍睁眼,酒醒了不少,看到桃蓁就坐在地上打盹,心下一热,就把他抱了起来,桃蓁惊醒之下眨巴着眼看他。

莫诩声目不斜视,"要睡就回房睡。"轻轻把他放在床上,见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就马上故作冷淡解释,"你别误会,外面冷,而且你那么胆小,万一半夜打雷下雨吓着了你也会钻到我身边,免得你多此一举。"

桃蓁甜甜地笑了,"你待会还要去上班吧?快去洗澡,这一身都臭死了。"

"我明天不上班,陪你半天,下午才出去。"

莫诩声沐浴的时候顺道刷了个牙,回来悄悄爬上了床,见桃蓁睡颜可爱安然,也不忍叫醒他,只淡淡地躺在他身边看着他。

慢慢抬起他的头将手臂伸到他脖子下再抱他入怀中,静静享受着此刻身体的触碰,不可否认,莫诩声爱上了桃蓁。

仿佛便在梦中,莫诩声再次看到桃蓁的过往。

莫恪陵在作画的时候心静如水,他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桃蓁,忽然放下画笔。

"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桃蓁左右寻思了下,"我好像没有名字。"

"那我替你取一个。"莫恪陵偏头细思,呢喃念道,"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我就叫你……桃蓁。"

桃蓁惶惑地重复着这两个字,"桃蓁……"

莫诩声睁开眼睛,用手摸了摸桃蓁的鼻子。

"你到底是仙还是妖,一直来我梦里,又不肯让我喜欢你。"

忽然想起来他们先祖确实有一位画师,是西汉早年的宫廷画师,爷爷也说过那幅画很有可能就是那位画师的墨宝,原本他们都一直很怀疑既然是西汉年间的画作,又怎么能保存至今都完好无损,像新的一样,可自从莫诩声念了画中的那句诗,画中男子从画里出来那一刻,他就明白原因了。

不过早前听爷爷说过,那位画师失宠后就家道中落,在一次出游途中救了一只生命垂危的小狐狸带回了家,此后传闻莫家宅中出现一位绝色男子,画师后半生不曾有过著名画作,因为他后半生只画一个人,没有任何题字,只有遗作添上了一句诗。

若有相思意,同饮曲中醉。

莫非,桃蓁就是那个狐狸……

他连日来做的梦,梦到的都是他们莫家先祖和桃蓁的过往?

午后的Destiny客流开始增多,各种咖啡的气味带着浓厚的温暖热情。

边上的小圆桌坐着三个人,景泱细细地端详着坐在庄嵘旁边的女子,那女子名叫小君,长得斯文白净,娇小可爱,化着淡妆面目平和,平易近人,和庄嵘说话的时候眉眼总是带着笑意,只是一平静下来的时候眼中偶尔会透露出惆怅的神色。

"你命中桃花不少,交往过的男友也不少,感情深浅都有,不过结婚的话,大概要两年后才能遇到正缘,子女缘不太好,婚姻也比较坎坷,可以说是比较孤独。"

小君眼神黯了黯,"孤独是指什么?"

"丈夫出轨,感情不顺,分居,离婚,都是孤独。"

小君闻言神态更是落寞,"为什么我的感情都是这样,我妈都已经老是催我结婚了,我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其实你之前就可以结婚的,只是你太挑了,你过惯了比较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择偶肯定不会选太差的,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前世是一个富家的公子,比较花心,和很多女人都有过感情,到了这辈子你所经历的感情几乎都是还清她们的情债。"

小君似乎有点恍然大悟,"那我需要做什么来化解这些吗?"

"其实没什么办法,你的命就是这样。"

小君沉默了下,又想起些什么,"听朋友说你会捉鬼,那我身上有跟着什么灵体吗?"

庄嵘轻微地点头,"你身上确实有两个,都是前世欠下的情债。"

小君身体忽然紧张得缩了下,"这两位应该不会搞到我父母吧?"

"不会,都是你的冤亲债主,跟他们无关。"

"那我身上这两位,能处理掉吗?"

庄嵘闭眼冥想了一瞬,"要处理只能过几个月,就算处理掉你命中感情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小君眉眼不似刚才那么活泼带笑了,她沉着脸拿出红包,"好吧,谢谢大师。"

景泱看着她离开后,替庄嵘把红包收起来,"还好这次不用捉鬼,不然你精力又要耗费了。"拿起咖啡喂他喝了口,然后抓起他的手腕看了看他掌心的伤口,细细长长的一条缝针口,没有纱布包着更是觉得有点触目惊心,"你这还有几天拆线啊?"

"四五天吧,怎么,才几天就不想照顾我了?"

景泱撇撇嘴就放下他的手,"关心一下都被你曲解了我的心。"捧起咖啡大口喝了起来。

庄嵘见状不禁笑了笑,"你这喝咖啡跟喝喝酒似的。"

景泱放下了咖啡,"对了,那个狐仙还有什么后续么?我还蛮好奇的。"

"他约了斯斯今天下午两点面诊,我们看看去?"

"好啊!"

掌前尘

掌前尘

作者:月龙暮雪类型:耽美状态:已完结

《掌前尘》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

五分六合计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