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五分六合网址 > 最新资讯 >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白易程知初小说全文

时间:2019-05-07 15:07:29编辑:路人甲

主角是白易程知初的书名叫《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本小说的作者是啾咪啾咪兔创作的耽美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玻璃上“我爱你”的血字不断浮现出来,颜色由淡转浓,如若淋漓的鲜血,密密麻麻地向着窗户边缘的墙壁伸展,甚至逐渐扩散到整面墙壁上,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令人几欲作呕。“啪。”几滴鲜血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第39章 恐怖综艺(四) 免费试读

玻璃上“我爱你”的血字不断浮现出来,颜色由淡转浓,如若淋漓的鲜血,密密麻麻地向着窗户边缘的墙壁伸展,甚至逐渐扩散到整面墙壁上,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令人几欲作呕。

“啪。”

几滴鲜血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落在了屋内几人的身上,倒在地上的摄影师已经被吓晕过去,季云肖从衣领中拿出十字架吊坠,白光一闪,令血字消退些许,但转眼间就重新弥漫上来,色泽比刚才还要浓烈。

看到血字时,程知初身体微僵,却也很快反映过来,拿出他之前购买的一张卡牌,立刻发动使用。

这张卡牌名为“净化之火”,可以焚烧阴气和怨灵,持续时间为半分钟,是一种比较强力的攻击型卡牌。

“净化之火”生效后,一股纯净温暖的白色火焰自他手心里跃起,开始燃烧屋中的血字。

卡牌的效果显著,不消片刻功夫,血字就消退得一干二净,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凄厉的尖叫,几个小小的人影在白色火焰中扭曲着消散了。

程知初赶紧试着去推了推窗户,可窗户依然纹丝不动,十分牢固,显然困住他们的鬼并没有被消灭,刚才被焚烧的只是很弱小的鬼魂。

这座别墅里到底有多少鬼,为什么鬼魂会这么多……还有这次的鬼又跟他是什么关系?

想起那疯狂又偏执的血字,程知初头皮发麻,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起那枚染血的戒指。

十分显然,由于这个诅咒物的存在,他又被逼和鬼产生了某种关联,现在鬼盯上他了,而且他可不认为自己这次还会那么走运,又遇到一个像是谢远淮那么好说话的鬼。

但这个鬼会是谁?是周洛臣,还是杀死周洛臣的某种东西?

“这是……?”

白惜行目睹到这一切,比起昏过去的摄影师,他的反应则冷静许多,目光落在程知初身上,问道:“程学弟,你会驱鬼?”

“算是懂一点。”程知初不方便回答游戏的事,只好含混应付过去,“但是我没有把握对付这里的鬼,他很厉害。”

白惜行微微颔首,看了一眼门口滚落的人头,凝重说道:“现在我们被鬼困在这里,看来必须想办法杀掉他才能出去……”

他话说到一半,手机却突然震动了一下,似乎是来了信息。

“能跟外界联系?”程知初微微一怔,忽然高兴起来。

之前他们在副本里不能使用手机,再加上他的手机也被收走了,所以并没有想到白惜行的手机竟然还可以使用。

虽然估计没人能救得了他们,但如果能跟外界联系,总会多一分希望。

“……不是正常的短信。”

白惜行拿出手机打开信息,眸光骤然沉了下去:“是鬼发来的消息,要我把手机给程学弟看。”他顿了顿,神色有些阴沉,“他还占用了我堂兄的手机号码。”

说着他把手机递给了程知初,分析道。

“就目前看来,这个鬼可以改变通信信号,不光是手机,小刘之前也说导演接收不到这里的信号,但里面的人所听到的内容却是一切正常,那很可能是鬼伪造出来的。”

“所以我们联系不上外界,更无法求救,就算电话可以拨通,和我们说话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程知初接过手机,心情有点沉重,即使他本来也就没有指望向外界求救,可不免还是会有些失落。

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这种情绪,开始查看手机收到的短信。

发送信息的联系人果然如白惜行所言,显示的名字是“白易堂兄”。

信息中写道:「还记得这里的事情吗?其实你来过这里——在十二年前。」

这也就是周洛臣死亡的那一年?

程知初回忆了一下,不过对于自己来到这里的事,他没有任何记忆,而且昨晚恰好和家人聊到C市,他妈妈也明确说过他们没有来过。

这应该又是副本的什么设定,就和上个副本一样,并不是真事,和他也不存在什么关系。

如此想着,程知初打字回复信息:「我不记得我来过这里。」

「是吗?」

手机屏幕里发送过来的信息中出现了一句反问,在安静片刻后,又有了新的文字。

「来玩个游戏吧。」

「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们所有人离开。要是你输了,我也会放他们走,但是你必须留下来永远陪伴我。」

「在游戏进行时,我不会伤害他们,但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杀死在场的所有人,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看到这几条信息,程知初皱了皱眉,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你想玩什么游戏,规则又是什么?」他打字问道。

「很简单的游戏,捉迷藏。」

「规则也不复杂。在游戏开始后,你可以随意活动和躲藏,由我来寻找你。我会以“人”的姿态出现,不会使用人类无法用出的手段,只要你坚持两个小时不被我找到,就算你赢。」

程知初并不相信他说的话:「我又看不见你,怎么能知道你会不会犯规?更何况规则都是你制定的,你想怎么修改都行。」

「在游戏中我的力量也会被限制,因为游戏的场地并非在这里,而是另外一处地方。」

「你心存顾虑很正常,我确实无法证明现在我所说的内容都是真的。」

「所以这并非提议,而是对你的威胁,倘若你不答应,我现在就会把他们都杀死,只留下你一个,那时再进行游戏也是一样的。」

“啊——”

信息出现的同时,倒在地上的摄影师忽然在昏迷中叫了一声,脖颈上浮现出浅浅的血痕,似乎是被什么东西伤到了。

「看。」信息中说道,「我知道你有某些手段,但还不足以将我消灭,你想保护他们,但又能坚持多久呢?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只有答应我,你才有逃离这里的机会。」

程知初眉头紧蹙。其实说到这里,他已经打算答应鬼的提议,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个人副本,与季云肖和白惜行等人都没有关系,之前已经有人因此死去,他没有把握保护他们,也不想再牵扯到更多的人。

而且不提这点,他还有亲吻Boss的任务,现在看来和他说话的鬼应该就是Boss,他必须见到Boss才能接吻,不然他会一直被困在这里无法出去。

「你和我玩游戏的目的是什么?」他最后问道,「如果只是想留下我,你大可以直接动手。」

「为什么?」

程知初似乎听到了一声很模糊的轻笑。

「是啊,为什么?」

「……或许也是因为我爱你吧。」

「……」

「如果你答应我的提议,就先上二楼,右拐,进入那间卧室,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程知初深吸一口气,握着手机,对白惜行说道:“抱歉,学长,你的手机我要多借一会,之后可能还会和他说话。”

“这没关系,但是你真的要答应他?”

全程都在观看他们对话的白惜行摇摇头,十分不赞同:“这太危险了,你不能听他的,他是规则的制定者,一旦落入圈套,你会被他任意操控。”

“不行。”

季云肖直接抓住程知初的手腕,目光染上焦急之色:“我们可以一起,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冒险。”

“大概只能我自己去。”

程知初笑了笑,凑近过去,在季云肖耳边低语道。

“我遇到了现实副本,人数只有我一个,本来就是我连累了你们……更何况你留在这里,还能保护他们,谁知道这里的鬼会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

“可是……”

“相信我吧,我没问题的。”程知初拍拍胸口,笑道,“我玩游戏很厉害的,尤其捉迷藏,从小到大我就几乎没输过。”

“……”在短暂的沉默后,季云肖终于慢慢松开手,点了点头,目露坚定之色,“我相信你。我会好好保护他们,你也一定要顺利地回来。”

“好。”

程知初笑了笑,和两人道别,转身走向楼梯,同时在心中告诉自己,就算输了也没关系,反正只要见到Boss,给他来一口就成了……

「我的主人,」银币突然对他耳语道,「如果你没有把握,可以尽情地使用我,我将会为你带来好——」

「退订。」

「……」

程知初冷酷无情地拒绝了银币的蛊惑,直接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梯是全封闭的,两边都是墙壁,看起来狭长逼仄,墙壁上同样挂着许多画作,大多画的都是小孩子,当他走过的时候,这些孩子的眼珠都在转动,视线跟随着他的步伐,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变化。

“呜……”

轻微的孩童哭声响了起来,几个乳白色的影子从不同的地方露了出来,都是孩子,有的躲在盆栽后面露出小脑袋,有的则从天花板上冒出半边身子。

他们没有接近程知初,也并不凶恶,大多数都露出了很难过的表情,在轻轻抽泣着,沉默地注视着程知初走过。

这些鬼怎么都是小孩子……

程知初不怎么害怕,只是感到奇怪,猜测这是不是和周洛臣生前喜欢孩子有关,以及是不是和他的死因有某种关联。

说起来他刚才疏忽了一点,他忘记问那个鬼会以什么样的人型出现在他面前,难道也是小孩子不成?

他走上二楼,按照手机里所说的,向右拐去,这时有个小孩子的幽灵探头探脑地走了出来,他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对程知初表现得很好奇,伸出了小手,似乎想要去捉他的衣角。

「别碰他。」

地面上蓦然浮现出一行血字,吓得小幽灵浑身一僵,立刻缩回到了黑暗的角落之中。

血字缓缓地消失,又变成了另外的内容,是对程知初说的:「右边第三个房间。」

他和其他的鬼魂也是通过文字交流,而不是开口说话?

看到地上的血字,程知初有些疑惑,他本以为之前这个鬼一直用手机和血字,都是为了吓唬他们,但现在看来似乎这当中别有隐情。

“咔嗒,吱……”

程知初推开第三个房间的屋门,立刻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此刻天色正渐渐暗淡下去,他打开灯,一眼就看到了一具无头尸体倒在血泊之中,尸体上的手臂也有一条不见了。

这应该是道具师中的一个。

他蓦然回想起刚才冲着房间里挥动的手,以及那颗滚落的头颅,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这是鬼卸掉了尸体的手臂和脑袋,利用尸体在说话,并且还用那条断手引诱他们出去,当时他虽然已经隐隐察觉到不对,却没反应过来是真的有鬼,也没有来得及阻止被吸引过去的小刘。

小刘只是消失在墙后,后来喷出一大股鲜血,不知现在是死是活,还有另外一个道具师和摄影师,他们恐怕也还留在这里。

程知初发送短信询问鬼:「除了刚才和我在一起的三个人,剩下的人在哪里?他们都被你杀了?」

「没有,他们被关在另外的房间里。」

「被我杀掉的只有这个人,消失在你们面前的人我只是伤了他,将他带到别处,并没有杀他。杀死这些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杀人对你没有意义,那你为什么还是杀了一个人?」

看到手机上的内容,程知初皱了皱眉。他本以为鬼杀人没有任何理由,只是想杀就杀,但现在看来,对于这个鬼来说似乎不是这样。

「因为他想要偷看墙上的画。」

程知初闻言抬头看去,这间卧室十分宽阔,除了一张大床之外,还摆放着好几个书柜,里面摆满了奖杯和照片,还放着一些私人物品。

和其他挂满画作的地方不同,这里只有一幅画,被白布遮着,看不到里面的内容。

无头尸体就倒在画前,似乎的确是如鬼所说的,因为他想看那幅画,才被杀死在画前。

程知初在屋内开启了线索闪光提示,却得到了技能使用失败的结果。

这次他将主要的生存点都用于购买卡牌,没有多余的点数将提示技能升到三级,因此提示最多只能用在困难难度的副本,这个副本的难度显示为未知,或许是在困难难度之上,因此无法使用这个技能。

见此状况,程知初也没有放弃寻找线索,自己走向了书柜,细细地查看起来。

手机并没有发来新的消息,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行动,程知初打开书柜,将奖杯和照片一一看了过去,这些都是周洛臣获得的奖项,照片则多是他和孩子们的合照。

还有几张是他和白易的合影。

程知初看到了照片中的俊美少年,顿时被吸引了注意。

颇为有趣的是,这几张照片里的白易几乎都是很漠然的表情,哪怕是当着老师的面,脸上也没有丝毫笑意。

只有在一张照片里,少年白易坐在画架之前,周洛臣正在指导他画画,少年的唇边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注视着自己的画架,眼神格外柔和。

白易在画什么?

程知初感到好奇,不过可惜的是,照片为了突出人物而特意调整过焦距,画架上的画照得十分模糊,只能看到画的是个人,下半部分则是大片的赤红色块。

他想了想,把照片放回原处,等到副本结束后,他会询问白惜行能不能带走这张照片,因为他想把照片带给白易,或许这样能让白易高兴起来。

看完照片和奖杯后,他没有什么特殊发现,只是觉得这里应该就是周洛臣的卧室。

如果真是周洛臣的卧室,那么墙上的那幅画就是白易画的?

他的目光落在被白布蒙住的画上,因为之前白惜行提到过,周洛臣对白易画的那幅画非常满意,甚至特意放进了自己的卧室,而完全没有其他的画作。

「你可以揭下那块布,看看那幅画。」

「他们不能看,但是你可以。」

「之后就可以开始游戏了。」

程知初闻言走了过去,伸手将白布小心地拉了下来。

这是一幅肖像画,映入他眼底的是个男孩。

画中的男孩玉雪可爱,皮肤**,头发也是浅浅的颜色,大大的眼睛像是漂亮的玻璃石,笑容如若盛开的太阳花,站在鲜艳的红色玫瑰海洋中,色调梦幻,仿佛自梦中而来。

这就是照片里的少年白易正在创作的画。

而画中的男孩……

程知初的神色蓦然变得僵硬起来。

「不错,是你。」

「画里的孩子就是你。」

「怎么样,你还喜欢这幅画吗?」

墙上的血字在肖像画的周围若隐若现,画中的男孩忽然眨了眨眼睛,随后程知初就闻到了一股玫瑰的香气。

馥郁的、热烈的、让人迷失的香气。

男孩从画中探出双手,轻轻拉住程知初的手,将他拉进了画里。

画像里的场景开始发生变化,有微风吹来,将鲜红的花瓣卷了起来,在空中四散沉浮,渐渐有了声音。

男孩从花海里走了出来,扑到了父亲的怀里,母亲则拉着另一个小女孩,都是满面笑容,看起来是非常幸福的四口之家。

「游戏就要开始了。」

跌在地面上的手机屏幕一亮,显示出了这一行文字后,又渐渐黯淡下去,再无声息。

白易的日记·第三十九部分

今天的白易甚至没有翻开日记本,并购买了三本素描册。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作者:啾咪啾咪兔类型:耽美状态:连载中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文章很不错,思路清晰,故事情节流畅,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