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主角是萧思睿燕瑟瑟的小说 《娇娇》 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2019-05-08 12:21:30编辑:发呆草

主人公叫萧思睿燕瑟瑟的小说是《娇娇》,本小说的作者是纪开怀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萧思睿怎么会在这里?瑟瑟一个激灵,背上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陈括见她目光有异,看过去也发现了萧思睿,向他遥遥致意。萧思睿面无表情,回了一礼。瑟瑟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一溜,心中暗暗叫苦:重活一世,萧思睿也...

娇娇

推荐指数:10分

五分六合官网

《娇娇》 娇娇第 29 章 免费试读

萧思睿怎么会在这里?

瑟瑟一个激灵,背上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陈括见她目光有异,看过去也发现了萧思睿,向他遥遥致意。萧思睿面无表情,回了一礼。

瑟瑟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一溜,心中暗暗叫苦:重活一世,萧思睿也许因为仇恨已经不再喜爱她;然而,看到她和陈括在一起融洽相处,绝不会感到愉快。

而且,很有可能勾起他前世不好的回忆。

她好不容易安全了些,总不成因为这个功亏一篑?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找她的?

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瑟瑟否定了,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

不管如何,他现在情绪不对,她得赶快想个办法。

心念转动不过一瞬,她见他转身要走,忙从软轿钻出喊道:“睿舅舅!”顾不得膝盖疼痛,抛开陈括,向他追去。

陈括忽然移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瑟瑟猝不及防,差点撞上他,不由恼道:“七殿下这是做什么?”

陈括关切地道:“燕小娘子膝上有伤,不宜走动过多。”

瑟瑟道:“我的伤我自己知道,不碍事的。”

陈括目光温和地看着她,口气纵容:“燕小娘子,休得任性。”

那边萧思睿越走越快,已走出一段距离。

瑟瑟急了,恨不得一把推开陈括,然而碍着他的身份,不好和他拉拉扯扯的,只得气道:“你快让开。”

陈括望着她的模样,眼中又透出了笑意,温言哄她:“你要去见萧大人也不必这么急,坐在轿中,让他们抬着你去好不好?”

瑟瑟没有办法,眼见萧思睿越走越远,她又躲不开陈括的纠缠,只得憋着一口气依了他。

陈括含笑看着她,招呼抱月:“扶你家小娘子上轿。”

软轿向萧思睿刚刚离开的方向追去,一直追到了东华门,却哪里还有萧思睿的人影?瑟瑟心里一凉,满脑都飘起了“完了”两字。

都怪陈括这个混球,好端端地拦着她做什么?

她垂头丧气地下了软轿,望着空空如也的宫门外沮丧:他一定恼极了,也不知有没有法子补救。

却听到抱月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娘子,我们,怎么回去?”

瑟瑟一愣,才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原本她们是要留在宫中用膳的,因此和燕骥约定的接她们的时间也是午后,现在她们提前出了宫,非但饿着肚子,还面临着没人接的窘境。

瑟瑟想了想,问抱月:“你带银钱了没有?”

抱月犹犹豫豫地道:“奴婢带了十个大钱,够不够?”

瑟瑟:“……”这点钱雇车肯定不够。她原带了些碎银子,可刚刚在宫中时全赏人了。

如果她膝盖没伤,可以选择走回去,或者走去燕骥的禁军衙门找他,现在倒是难办了。

正当纠结,忽然听到马车压过青石板的辚辚声。瑟瑟循声看去,就看到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她面前。车厢中,传来耳熟的声音:“上来。”

这是……瑟瑟呆呆地看着马车,不敢相信:他居然没走,还在等她?

里面的人等了片刻,不见她反应,声音不耐烦起来,又说了一遍:“上来。”

抱月忙扶着她上车。车厢门打开,瑟瑟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其中的萧思睿。他的神色间已看不到刚刚的怒意,却也无半分笑意。

“睿舅舅……”她心中打鼓,喃喃而呼。

萧思睿没有理会她,吩咐藏弓道:“你去和燕家大郎报个信,二娘子我送回去了。”

藏弓应下,将自己坐的位置让给了抱月。

马车启动,瑟瑟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在他对面坐下。

萧思睿也不管她,双目微阖,似在闭目养神,却觉对面不时有视线飘来。

不知第几次了,他被她看得心绪不宁,终于皱起眉来,睁眼看向她:“有事?”

她立刻正襟危坐,低垂着头摇头道:“没事,我就看看您。”

他一时无语,依旧阖眸,却听到她小心翼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您,是不是不高兴了?”

他立刻否认:“没有。”

瑟瑟肯定道:“您就是不高兴了!”

萧思睿颇有些羞恼地睁开眼,正要再次否认,就听她软软地道:“您别生气。您要是不喜欢七殿下,我也不喜欢他,我都听您的。”

萧思睿脸色莫测:“妄自揣测,你从哪里知道我不喜欢他?”

她笑盈盈地道:“我看出来了啊,您看着他的眼神,一看就是不喜欢。”

萧思睿哑然,半晌,开口道:“休得胡言。”

她一副狡黠的模样,拿食指在唇边“嘘”了声:“好,我不说,这个是咱们的秘密,可不能被别人知道。”

萧思睿:“……”她怎么就这么——惫懒?

刚刚积在心头的郁气不知不觉散了。这个时候,她应该还没有喜欢上陈括吧。也是,就算小女孩儿再善变,也不至于昨天还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今天就看上了别人。

事实上,前世她第一次进宫也并没有结果,接受陈括也是后来的事。入宫更是三年后了。

这个时候,她,应该还是喜欢他的。

萧思睿的神色复杂起来,许久,才开口道:“七皇子并非良配,你离他远些。”

她乖乖点头:“好。”

他惊觉自己口气似在嫉妒,懊恼起来,想了想,又描补道:“以后,我会帮你留意佳婿。”

这一次,她情绪明显低落了下去,过了片刻,才轻轻应道:“好。”

萧思睿蓦地感到了些许不忍:他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残忍了?毕竟,如今的她并没有过错,自己其实是因她未来可能犯的错误而在责怪她,冷落她,苛求她,对这个时候的她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马车忽然慢了下来,外面传来招呼声:“唉哟,萧大人,你总算到了,可叫大家伙儿好等。”

又有另一个声音道:“这是要去哪儿?被我们抓到了,可不好放你走。”

萧思睿向外看去,这才发现他们正经过太平楼,一起赴宴的同僚恰好看到了他的车,过来拦车。

他看向瑟瑟。

瑟瑟误解了他的意思,立刻体贴地道:“您既有事,就在这里放我下来。这里离家已不远,我自己能回去。”

他睨向她受伤的膝,没有说话。

瑟瑟看懂了他的眼神,顿时泄气,又提出一个方案:“要不我在车里等你?”

他想了想:“叫归箭先陪你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去。”

瑟瑟不好意思地道:“我没带银钱。”

他气笑了:“你是觉得,我连一顿饭都请不起了吗?”

*

萧思睿要了一个隔间安置瑟瑟,让归箭和抱月一起留下服侍她。等一切妥帖,他才起身去了同僚聚会那边。

瑟瑟随意点了几道菜,正吃着,忽然听到隔壁响起叮叮咚咚的柳琴声,倒也好听。

谁知琴声才响了片刻,忽然就乱了,然后是女子的泣声呜呜咽咽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似在劝解,琴声骤止,女子的声音却忽然高亢起来:“官人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

男子急道:“美娘,我心里一千个一万个想早点迎你既进门。可她还没入门,我哪能纳你?娘那一关就过不了。”

听到这一声,瑟瑟手中的筷子停了下来,总觉得男子的声音十分熟悉,还有这个“美娘”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美娘哭道:“奴不管,官人若办不到,以后就休要来见奴了。”

男子叫苦道:“心肝,你怎么舍得这么对我?你是要想死我吗……”美娘似乎嚷了一声,被堵住,到最后都变作暧昧的咂咂声和喘息声。

瑟瑟暗暗咒骂一声,这两个狗男女,在酒楼就这样,还让不让人吃饭啊?耳听得隔壁的声音越发不堪,她胃口全无,扔下筷子道:“我们走吧。”

没走几步,就听到那个美娘喘息着道:“官人,你早些成亲吧,便是奴等得,腹中孩儿也实在等不得了。”

男子道:“你放心,我已催着娘今天去那家商量婚期了。”

瑟瑟快步下了楼,刚走到楼梯口,忽听一声惊喜的呼声:“二娘子,你怎么在这里?”

瑟瑟看去,就见家中负责采办的韩婶正站在酒楼的柜台旁。

瑟瑟向她招呼:“韩婶,你怎么来了?”

韩婶道:“今天赵家娘子亲自带着媒人上门,和夫人商量大娘子的婚事,夫人怕招待不周,命我来太平楼叫个席面。”

燕晴晴的夫家姓赵,这个赵家娘子就是她未婚夫婿赵安礼的寡母。燕晴晴今年已经十七,也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了。

瑟瑟笑着点了点头,正要去坐车,脑中“轰”的一下,顿时想起,刚刚那男子的声音和美娘的名字为什么熟悉了。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阿姐的未婚夫君赵安礼;而那个美娘,则是阿姐进门不久后,赵安礼就急急抬进门的妾室卢氏。

前世,阿姐一直以为是她名声败坏,赵安礼才不喜她,独宠这个妾室,却没想到,原来他们没成亲前,这两人就勾搭上了,只把他们燕家人当成傻子。

更多的细节想了起来,为什么赵家一开始不急着婚事,后来忽然频频催婚;陈萦之事后,他们明明嫌弃阿姐名声败坏,最后还是娶了她;阿姐嫁进去就被丈夫冷落,就连婆婆也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卢美娘进门后,不足月就产下了一个男婴,说是被阿姐苛待所致,原来,竟是早就珠胎暗结,却将罪过扣在阿姐头上。

赵家,委实太过**;赵安礼,更不是个东西。他喜欢这个卢美娘那也罢了,凭什么拿阿姐的终身幸福做垫脚石?

瑟瑟心中的怒意瞬间高涨,她想了想,对抱月耳语几句,叫她和韩婶先回去喊人。又问归箭借了一两银,重新回到她先前所在的隔间,把店小二叫来,直接将银子塞过去,问他知不知道卢美娘的事?她隐约记得卢美娘进赵家门前,似乎是酒楼的歌女。

小二拿着银子掂了掂,笑得见牙不见眼。他果然知道,卢美娘就在太平楼谋生。瑟瑟又问他赵官人的事。有了一两银子打底,小二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瑟瑟很快既弄清了前因后果。

赵安礼和卢美娘是半年前勾搭上的,一开始还只是听听小曲,拉拉小手,赵安礼在她身上也不知投了多少银钱。到后来,郎情妾意,天雷地火,也就做下事来。

卢美娘一心要嫁赵安礼,但赵安礼的妻子早就定下了,即使没定下,她身份太低,以赵家的门第,她正妻是当不了的,只能做妾。而讲些规矩的人家,自然不容妾室先于正妻入门。

赵安礼自然是心疼不已,越发怜惜她,承诺等正妻一进门就纳她。这件事,卢美娘在酒楼里夸耀过,许多人都知道。

瑟瑟听得肺都要气炸了,赵安礼这是把燕家当什么,把阿姐当什么?

赵家的这门亲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要了,但,这盆脏水只能由赵家受着,不能泼到阿姐头上。

如今这对狗男女不知廉耻,还怀着身孕就在隔壁行事,就是最大的证据。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自然不适合来抓奸,她已经让抱月和韩婶回去喊人,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让他俩跑了。

她思索片刻,有了主意,问小二道:“可有锁具?我要借了临时一用。”又补充道,“另给一百钱跑腿费。”

小二顿时精神一振:“小的去找找。”不过片刻工夫,他就找了一副旧铜锁过来。

瑟瑟掂了掂铜锁,笑道:“我要你去做一件事,事成之后这一百钱就变作一两银子,你敢不敢做?”

小二一叠声地道:“客官只管吩咐。”

瑟瑟道:“你用这把锁,帮我把隔壁的隔间锁起来。尽量悄悄的,不能被他们发现。”

小二吃了一惊:“小娘子是要做什么?”

瑟瑟道:“你不用管,只告诉我你做不做?”

小二迟疑了下,想到那一两银子,那已经几乎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钱了,一咬牙:“做。”

瑟瑟道:“若他们发现了,你也要设法稳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起疑心。”

小二拍拍胸脯:“客官放心。”在酒楼跑堂多年,这点机变也还是有的。

瑟瑟笑了,收起钥匙:“好,你且去吧。”

归箭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燕小娘子,你这是?”

瑟瑟道:“你别管,你帮我去盯着他,休要出了纰漏。”

归箭无奈,只得听她的。不一会儿,回转过来,告诉她道:“妥当了。”

那就好,瑟瑟听着隔壁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冷笑一声:万事俱备,就等好戏开场了。

娇娇

娇娇

作者:纪开怀类型:重生状态:已完结

《娇娇》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作者很用心。 主角贱贱的,脑回路奇特,每次都都会引人欢笑。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
返回首页